让束之高阁的课题到实践中开花结果  

启一丁


   每年,有太多“国家级”、“省部级”、“校级”课题从相关政府主管部门“批发、零售”出去,有数以亿计的课题经费分发到各种项目和课题的门下,亦有不可计数的学者、专家、项目单位为课题申请而激烈角逐。然而,不幸的是,太多的课题随着“结题”报告的出炉而寿终正寝,从此以后束之高阁。
  年过七旬的老教授何克抗带着跨越式项目组成员,包括身为北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院院长的余胜泉教授,以及在读博士生、研究生,在这个追求“教育均衡”的改革年代,把他们的课题研究的智慧,带到全国贫困农村地区,亲自到,亲口说,亲手教,切切实实带给农村教育可喜的改变。
  记者生于大西北,深知海原县的境况穷苦,教育落后,如此科研成果,若没有外界输入,当地万难自生。跨越式项目的出现,当是海原县基础教育之好运。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多次亲自到这里培训教师,一批首都知名高校的青年师生常年关注最基层的老师和孩子,这本是一些平凡的事情,但是,相比于“轮回”在书斋里的研究,这些行动便是饱浸着教育科研工作者的社会担当、现实精神。
  我们期待,更多书斋里的研究,束之高阁的学问,能够在教育改革的大潮中,亲近现实,在实践中开花结果,正所谓:教育需要“为什么”的研究,更缺“做什么”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