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式中文教学:海外华裔儿童学中文的有效方法

——访信息化推动华语教育中国首席专家何克抗先生

编者手记:不少华人父母给我们来信,他们的子女在日本出生在日本长大,无法用汉语和父母交流,在家只说日语。很多孩子不愿与父母一起上街,怕父母在街上说中文,作为中国人却无法自由使用母语,这成为父母心头很大的遗憾。对于这些不说汉语的孩子,有学者做过追踪调查,发现他们长大以后最终仍会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并且多数会后悔小时候没有好好学习汉语。据统计,日本约有74万华人华侨。为了解决这些在日华人父母心中的难题,此期东方之子专访,本报特邀采访了中国电脑网络辅助中文教育首席专家、何克抗先生。

记者:华语风潮席卷全球,您在这方面有哪些提升华人儿童竞争力的具体建议?

何先生:我国政府历来高度重视对外汉语教学,早在1987年就成立了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2004年中国政府又制定了对外汉语教学的五年规划(也称“汉语桥”工程),在这一工程的推动下,我国对外汉语教学工作取得显著成绩,最突出的是体现在海外孔子学院的快速增长——2005年刚建立时只有22所,到2009年已增加至300多所,短短4年间数量增加了十多倍。对此胡锦涛主席给予充分肯定——在有关汉语国际推广工作的批示中指出汉语加快走向世界是件“大好事”。

尽管取得很大成绩,但我感觉还有改进的余地,其中最大的不足在于:主要关注国外成人(且绝大部分是非华裔)对汉语的学习——海外孔子学院的学员基本上都是非华裔的外国成年人;而对海外几千万华裔的后代——未成年的华裔儿童,如何更有效地学汉语则关注不够,而中华文化的传承与发扬在很大程度上要依靠他们,儿童是我们的未来。为了探索对海外未成年华裔儿童更有效地学习汉语的理论、模式与方法,我们这支多年来一直在从事信息化环境下小学语文教学跨越式发展试验研究的科研团队——北京师范大学现代教育技术研究所语文教学跨越式发展试验研究团队,受新加坡教育部邀请,从200711月开始,在新加坡实施华文教育跨越式发展创新试验。目前该项试验已进行两年,试验已取得较显著成效,试验学校也已由最初的10所扩展到现在的24所。我衷心希望在新加坡成功实施华文跨越式教学的经验也能让其他国家的华裔儿童受惠。

记者:您可否向在日华人父母介绍一下这项华语教学革新式计划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

何先生:汉语是十几亿炎黄子孙的母语,语文教学更是中华民族整个教育体系的基石与命脉。“以教育信息化带动教育现代化,实现教育的跨越式发展”已成为世界各国教育改革与发展的重要战略。力图在质量方面实现语文教学跨越式提升的“小学语文教学跨越式发展创新试验研究”,正是在这一宏观背景下开展的一项旨在深化语文教学改革的试验研究项目。

这项试验研究的目标是要大幅度提升小学语文的学科教学质量和小学生的识字、阅读与作文能力;与此同时,还要有效地促进学生的创造性思维培养,从而在质量提高方面实现小学语文教学的跨越式发展。具体目标如下;在完全不增加课时不增加课业负担前提下通过两年左右时间,使上完小学二年级的儿童“能读会写”——能认读2500以上常用汉字(手写汉字能力不提前);能阅读一般报刊和青少年读物;并能用电脑打写(300——500字)或用手写出(150——200字)结构完整、通顺流畅的文章(相当于新课标四、五年级水平)。这项试验最早是从20009月在深圳市南山区一所小学开始进行探索。到目前为止,北京。广州、深圳、中山、大连、厦门、河北、宁夏等地也先后建立了跨越式试验区,试验学校数目从最初的1所发展现在的200多所。从20009月开始,迄今试验已进行九年多时间。先后经历下列四个发展阶段:理论方法初步建立(著名学校,专用教材,网络教学环境,语文单科);理论方法逐渐完善(普通学校,通用教材,网络教学环境,语文英语两科);试验探索日益深入(薄弱学校,通用教材,一般信息化教学环境,语文英语两科);试验领域逐步扩展(农村学校,通用教材,一般信息化教学环境,中小学各学科)。目前已经能适应包括农村在内的各种试验环境。

记者:听来确实让人感到振奋!您能否具体介绍一下中国大陆的试验情况?

何先生:我可以介绍四个案例,分别涉及从城市到农村的几种不同办学条件。

1)深圳市南山实验学校(办学条件较好学校)案例

最早参与实验的南山实验学校两个试验班的学生,在第一学期结束时(20011月)学会了746个生字,到一年级的学年结束时(20017月),已达到近1900字的识字量。这样大量的识字并非通过强化的“集中识字”方法达到,而是通过广泛阅读大量童话、寓言。成语故事和采用寓教于乐的学习方式实现。学生由最初只写出一、两句话的读后感,到二年级上学期,每位学生在半小时内均能完成100——300字的写作练习。

据试验班语文老师反映,试验进行到两个学期(即一年级结束)时,班上学生的识字、阅读与写作水平已普遍达到她以前所教的四年级学生的水平,并涌现出一批较优秀的作文。为反映这一成果,东风东路小学在20038月(即试验刚满一年的时候)将这两个一年级试验班的作文选,汇编成书以“小荷才露”为名正式出版。该校试验的成功在国内语文教育界引起很大反响:到东风东路小学参观、听课的人络绎不绝(参观者不仅有广东省和广州市内的语文教学专家,还包括全国其他地区的许多校长和老师)。

2)深圳市南山区向南小学(办学条件一般学校)案例

该校在20047月对其二年级试验班学生进行了识字测试。测试结果表明:被试群体中最高识字量是3056个,占小学阶段汉字总数(3075个汉字)的99.48%;平均识字量是2832.5个,占小学阶段汉字总数的92.1%;掌握2500个以上汉字的学生占95.2%。这表明一般学校的学生也能达到跨越式实验要求的识字教学目标。

3)深圳市南山区白芒小学(原农民子弟学校)案例

该校在刚开始试验的时候,有一些学生连普通话都不会说(其父母是来自四川或湖北的打工人员);加上电脑教室设备陈旧落后,不具备上网条件,给试验带来许多困难。

20046月,在进行了近一年的跨越式试验后,我们进行了对比测试。令我们欣喜的是,白芒小学的试验班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试验班与非试验班在阅读、手写作文、电脑作文上的分值差别分别是32分,11分和36分。两个班在上述三个方面都存在显著性差异,尤其是在阅读和电脑作文方面,试验班学生远远高于非试验班学生的水平,而且其中有些试验班学生已能在半小时内打写300多字的短文。2004427日,深圳南山区教育局在自芒小学召开了一次全区的现场教学观摩会,前来观摩的老师一致认为:从课堂的师生互动情况,学生的言语表达及快速打写能力看,完全不像是农村的孩子,其总体表现甚至超出了城里某些名校学生的水平。

记者:听说您的试验已经走向海外,在新加坡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能否介绍一下在新加坡的华文教学特点及试验效果?

何先生:新加坡华文教学和中国语文教学既有共性,也有个性。不同点是对于新加坡的华裔来说,其母语虽是华文,但是据我们了解,其母语基础大致有三种不同的情况:

1)父母经常说华语(而且是普通话)约占60——70%70——80%不等。

2)父母经常说华语(但不是普通话,而是广东语、闽南话、潮州话、客家话···),约占3——5%左右。

3)父母经常说英语(几乎不说华语),约占1O——20%20——30%不等。

后两部分母语基础薄弱或较差的儿童是华文教师应当特别关注的群体,也正是新加坡华文教学的难点所在。而共同点是:以语言运用为中心,将识字、阅读、作文三个教学环节有机结合起来,而不是将三者割裂——这是儿童快速学习语言的根本途径与方法;将语言能力的培养和思维能力的培养(包括发散思维、逻辑思维、形象思维、直觉思维和辩证思维能力的培养)紧密结合起来,将有效促进学生语言与思维能力的快速发展。丰富的优质教学资源,为大量扩展阅读创造了条件;“电脑打写”为实现将识字、阅读和作文三个环节有机结合的创新语文教学提供了可能。

两年来我们在新加坡取得的主要效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原来新加坡的华裔儿童绝大多数对华文学习的态度是厌学,觉得学习华文很困难,没兴趣;通过我们的跨越式教学拭验,绝大多数(80%以上)华裔儿童觉得华文学习并不难,并逐渐变得有兴趣学华文,甚至非常喜欢学华文。很多华裔儿童的家长都主动向试验校反映自己孩子在这方面的显著变化——不少家长甚至为自己孩子在这方面发生如此大的变化而十分惊讶。当然华裔儿童的学习成绩(识字、阅读、作文)经实际测试也比非试验班有较明显提升。

记者:华文跨越式教学在新加坡能取得成的主要因素或主要关键是什么?

何先生:新加坡华文教学在质量方面实现跨越式发展的主要关键有以下几个方面:

1、全力抓好拼音教学——不要孤立地教汉语拼音。传统的拼音教学往往是“就拼音教拼音”,即将拼音教学和汉语的运用割裂开来。跨越式的拼音教学在这点上与传统教学有很大的不同,我们不仅要把拼音教学和组词相结合,而且更强调要将拼音教学和造句以及编儿歌、编宇谜、编顺口溜结合起来,即要强调语言运用(拼音阶段也要强调语言运用)。

2、高度重视扩展阅读——考虑到新加坡从事华文学习的初学者其母语基础存在强、弱、差等不同情况,因而在实施中国大陆跨越式教学模式的扩展阅读环节时,应按下述方式做适当的调整。

小学一、二年级段的扩读材料应全部加注汉语拼音,小学三、四年级段的扩读材料应大部分加注汉语拼音,小学五、六年级段的扩读材料只对个别词语加注汉语拼音(大陆的扩读材料是小学一年级的上学期全部加注音,小学一年级下学期大部分加注音,小学二年级上学期开始只射个别词语加注汉语拼音);各个年级扩展阅读材料的内容必须要有趣味性、益智性,还要与新加坡相应年级的华文教材紧密配合(与每篇课文相关的扩读材料必须符合该篇课文教学目标的要求,以便通过每节课的扩展阅读,能确实促进对该课教学目标的巩固、深化与拓展);每节课的扩展阅读时间则控制在一节课的1/4左右为宜(大约10分钟)。

3、突出强调语言表达——这一环节相当于中国大陆跨越式教学模式中的“电脑打写环节”。由于新加坡从事华文学习的初学者其母语基础存在强、弱、差等不同情况,所以针对不同类型的初学者安排不同的语言表达方式:对于母语基础较强的初学者,语言表达环节可以采用“电脑打写”方式进行操练;对于母语基础薄弱较差的初学者,这一环节应采取逐步过渡方式,即语言表达环节开始时可以采用“口头表达”方式,然后逐步过渡到“口头表达”为主并辅以“电脑打写”方式“电脑打写”为主并辅以“口头表达”方式完全以“电脑打写”方式进行操练(“口头表达”又可选用“看图说话”或“邻座俩俩对话”等不同方式)。

至于每节课应安排的“语言表达”操练时间,也是控制在一节课的1/4左右为宜(大约10分钟)

4)、认真关注教学资源开发——要通过移植、开发等多种方式尽快建设起能与新加坡本地华文教材紧密相关的丰富、优质教学资摞(扩展阅读材料),这是试验成功的必要前提。扩展阅读材料应符合下面四个条件:

与课文主题及教学目标完全一致

与课文的体裁接近;

具有知识性、趣味性、益智性或幽默感;

不存在科学性错误

200711月开始至今,我们在新加坡开展华文跨越式教学试验研究己整整两年,参与试验的共60位老师,44个班级及1300多名中小学生。教育部司长会议(这是新加坡教育部最高层的会议,一切重要事项和报告都必须通过此会议)认为这是一个很有潜能的项目,令科技司对其进行较全面的评估,同时研究如何鼓励更多学校参与此项目。新加坡方面还专门提出建议,希望我们能把支持跨越式教学的自主创新论著(“儿童思维发展新论”和“信息技术与课程深层次整合理论”)翻译成英文出版,以便让新加坡更多的教师学习和运用这方面的理论。有了英文版本,不仅中文跨越式教学理论将更容易为更多新加坡的教师所接受,还可以为试验扩展到其他的国家,创造有利条件。新加坡教育部不仅准备在华裔儿童的华文教学中推广跨越式教学的经验,还准备在新加坡马来裔儿童的马来文教学中也推广跨越式教学经验(事实上,从20101月开始,就会有10所马来文小学参与这项试验)。可见,这方面的推广应用前景是很令人鼓舞、也是非常广阔的。事实上,作为跨越式教学理论基础的“儿童思维发展新论”本身,就是关于母语教学的一种全新理论,它理应能够适用于任何国家、任何民族的母语教学,也就是说,运用跨越式教学的理论模式。方法可以使任何国家。任何民族的母语教学质量在现有基础上得到较大幅度的提升,新加坡的试验研究实践正在证明了这一点。

记者:谢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

后记:谈起他的项目,何先生十分兴奋,向记者介绍了很多,由于篇幅所限,我们这里只择取了精华部分,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向北京师范大学现代教育技术研究所免费索取采访的全文及跨越式教学其他有关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