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报:一所农村学校的成长实践

 

(http://www.ycwb.com/ePaper/ycwb/html/2010-11/29/content_981929.htm)

五年来北师大何克抗教授及其团队在广州市沙湾镇推行跨越式教学,效果令人欣喜

羊城晚报记者 余颖

北师大赵可云博士又一次坐到了番禺区沙湾镇涌口小学的教室里,他每个月都会来这里。

在沙湾镇政府的支持下,自2005年来,北师大跨越式项目团队在该镇11所小学开展了跨越式项目的试验,涌口小学也是其中的一所。五年来,这里的学校在成长,且不说各种硬指标,学校的软实力大为提升。

应该承认,农村教育是非常脆弱的,不仅与城市教育存在着巨大的落差,还存在诸多政策性及人为的歧视。但是农村学校一样有向上的需要。何克抗教授及其团队的实践,激发了一所所农村学校的成长热情,并带来了深刻的改变。

在农村学校实验“教育公平”

23日记者联系上何克抗教授,他正在自己的家乡、广东为数不多的贫困县之一大埔县的小学推广跨越式项目。“上午听公开课评课,晚上还要和老师讨论一天的情况,明天回北京,紧接着又要去甘肃。”

何克抗教授带领的团队所进行的跨越式项目目前已在全国十几个省200多所学校推开。74岁的他不辞辛苦地奔走在全国各地,重点还是贫困地区农村。他坚持认为,自己团队所做的努力就是为了达到他所希望的“教育公平”,具有实际意义的教育公平,就是通过好的教学方法,让农村孩子也能享受到和城里一样的优质教育。“在办学条件差、起点较低的农村学校更容易显效!” 

“如果一味靠增加学生负担来提高成绩,就是摧残儿童!现在在城市学校,传统观念影响越深,基本靠课堂灌输,靠家庭督促加压,靠课外班辅导。我们追求的就是提高40分钟课内教学效率,学得轻松愉快、兴趣盎然。”

何克抗带领的团队所进行的跨越式项目中语文教学的“211”模式,前20分钟讲解课文,中间10分钟扩展阅读,后10分钟进行写作。他强调的是,在学拼音阶段就把识字、阅读、写作相结合,学生通过课堂拓展阅读,增加阅读量。“有这么大的阅读量支持着,识字量能不上去吗?”

“现在我们二年级孩子认字都有2500个以上,能写短文。一般人都不信,认为做不到。”他说,“我们做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学校,就是为了证明这个项目是有效果的,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实验阶段,可以做大规模的推广。”

何克抗教授在全国的推行还是非常艰难。赵可云博士告诉记者:“我们的团队现在只有三十几人,都是教授招的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因此大家也在筹划:比如为跨越式项目建立专门的基金会,有了独立机构,可以聘用固定的人员,这个项目就能持续推广开去。

扩展阅读为农村孩子打开一扇窗

走进涌口小学,就是一所简单的“一幢楼”学校,现在有12个班,四百多孩子有七成是外来工子女,本地村民子女反而是少数。冯炎坤校长说得最多的一句是:“我们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学校,感谢跨越式项目的不偏见。” 

记者走进了二年级(1)班的课堂,何敏梓老师正在上《假如》,“大家想想,小诗人想用马良的神笔画些什么?”她给孩子挂出了块写生字的黑板。“我来出个谜语,一个孩子拿本书,是什么字呢?”“我用魔术手,摇来摇去的摇换成走之底就是遥。”“我也来一个,寸字头上有座山,不过山是歪的”……很快,这堂课的9个生字就被孩子们在碰撞中“吃”进脑海里。

接着,孩子读起了与这一课相配的扩展阅读材料,其中有《神笔马良》的两则传说,这些材料都是北师大跨越式教学团队所编。何敏梓老师说,现在孩子们的认字量提高很快,他们很喜欢阅读材料里的“识字宝”,已经习惯运用猜谜、换部首、造句等方法来认字。

四年级黎钰珊老师上的另一堂课《搭石》更强化了记者的印象———学得轻松、有兴趣。

前半段,她给学生讲课文。进行到20分钟左右,她停了下来,让学生读阅读材料里的《艾米的圣诞愿望》、《美在我身边》。接着是,写写自己发现的平凡事物的美。同学们没有急着动笔,纷纷站起来发言,“早上我起来,妈妈已经给我准备好了早餐”、“上学路上,我看到有年轻人扶老人过马路”……

北师大赵可云博士也向记者感慨道:项目就是为农村孩子打开了一扇窗户,农村孩子最大的问题是阅读量太少,一篇作文写不出几个字。有我们这么大的阅读量支持,九月份入学的孩子能用拼音表达六七十个字,二年级学生十分钟能写二百来个字。

记者在配套阅读材料里翻到,和课文《跨越海峡的生命桥》相关的,有白血病、骨髓移植、慈济医院的名词解释,有诗歌《娘,大哥他回来了———有感连战访问大陆》,有新闻《连战祭拜祖母墓侧记》等等。记者注意到,例如《白鹅》一文就有介绍鹅的生活习性,《观潮》一文就配有介绍潮汐知识,《秦兵马俑》则是介绍各种兵马俑等等。

农村学校尝到了“国家级”甜头

冯炎坤校长的话听来令人心酸,她先是比喻说“跨越式教学就像一缕阳光,照亮了我们这所薄弱学校”,后来干脆说这就是“一颗石子丢进了一潭死水”,学校这潭死水被跨越式教学“激活”了。

从5年来的众多数据或者是获奖证明来看,项目给涌口小学带来的效果是明显的。

2005年以前,涌口小学的语文成绩一直比全沙湾镇语文平均成绩低。而这五年多,语文平均分提升了3-4分。以前,不要说国家级、省级,市级的奖励或者荣誉都是零记录。开展课题实验研究后,每年各种竞赛获奖率逐年攀升,去年一年,国家级的奖励就有44项。

羊城晚报记者特别问道:教授提出的“跨越式项目一至四年级没有课后作业,所有的一切都在课堂上完成”,学校能做到吗? 

冯校长答得实在。“象征性有一点,如果老师一点也不布置,家长也有意见。”“城里孩子动辄有家长陪学、课外辅导,农村孩子不能指望有这些,只能向40分钟要效率。现在我们可以很自豪地说,我们的成绩一点都不比城市的学校差。” 

在采访中,记者也随机问了些学生的作业量,二年级的潘陆陆说:“很简单的,十五分钟做完。”记者在他的书包里,确实没有发现什么练习本和课外习题。四年级的情况也基本相似。

在学校看来,最深刻的改变则是,5年下来,学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科研,培养出了一批随着“跨越式”快速成长的老师。“现在大学还有这样的团队太难得了,赵可云博士每个月都来学校,每次都是听课评课,为全镇老师集体业务培训。”冯校长说,“农村老师以前哪有什么科研?任何科研项目也到不了我们这种什么级都没有的学校。老师现在尝到甜头了,经常问‘哪里有课听’。”

现在全校最期待的是,新的教学大楼明年能盖起来。因为以前的电脑室目前不能正常运行影响了跨越式教学。再艰苦一段就会好起来……

余颖

来源“羊城晚报”